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梵天神魔录 第四十一章 入阙家灵院

发布时间:2020-01-16 16:16:17

梵天神魔录 第四十一章 入阙家灵院

闲庭若步,薛xiǎo锋踱步地左顾右盼,虽然不是第一次环视薛家院内的摆饰,心中却是莫名地好奇。

“xiǎo少爷!xiǎo少爷!”一道温和地中年妇女柔声划开寂空。

薛xiǎo锋闻声才格外xiǎo心地随着xiǎo荷从角落里缓缓地走出来。

“xiǎo少爷,你没事吧。”

xiǎo荷快速地摸出火折子,屋内瞬间就变得格外通明,薛xiǎo锋这才看清楚了来人。

“绣娘,我和xiǎo荷都没事。”

“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绣娘微微一笑,脸上满是慈爱地看着眼前的xiǎo家伙,心也就放宽了。

“对了,绣娘,刚才那个神秘人是你吧?”

xiǎo荷眨眨眼,幽黑的双眼冒着精光向绣娘看去。

绣娘严肃,脸色诧异,却摇摇头,伸出食指直diǎn向xiǎo荷脑门道:“xiǎo丫头片子,保护好xiǎo少爷,那可是你未来的夫婿。”

此话一出,薛xiǎo锋虽然心智算是成年人,可也憋了个大红脸,腼腆地看向xiǎo荷,正好看见xiǎo荷脸上一抹酡红,斜露出眼白,剮了自己一眼,随后便低头害羞起来。

绣娘看在眼里,噗嗤一笑,道:“好啦好啦,xiǎo媳妇要比锋儿大,还要保护xiǎo少爷,近日要精进灵力才行。”

“至于少爷,我看也不xiǎo了,与其自己历练,不如尽早踏入阙灵院,省得日后还有人想要加害少爷。”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锋儿进阙家灵院那是早晚的事,至于你这xiǎo丫头要保护好xiǎo少爷,别被学员欺负。”绣娘连忙打断xiǎo荷,平滑娇美地脸庞上,尽显老辣。

xiǎo荷晃动裙摆,美瞳扑闪地看向薛xiǎo锋,再看向绣娘。

“绣娘,真是太好了。”薛xiǎo锋潜意识中,一股喜上眉梢的爽意,起身张开手臂,向绣娘抱去。

整整两年多了,外公多少次劝绣娘让我去上阙家学院,短短两年光景,虽然自己一直在努力修炼灵力,却一直处在开灵中期,连最起码的灵士都不算,而在阙家灵院之中有深厚地资源,恐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毕竟大自己一岁的阙天云都踏入一品灵士了,虽然灵士分为六品。

从开灵踏入灵士,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话又説回来,当初不让你去,,,。”绣娘眼神迟疑,似乎有心里有话却没有説出口,转念道:“而现在让你去,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绣娘摸着xiǎo家伙的脑袋,再转头向xiǎo荷看去:“还有,阙家的灵院毕竟要比在这里安全得多,你比锋儿大三岁,早已踏入灵士二品,也算有罕见地天赋,,,”

“在里面也许更加适合你们。”

薛xiǎo锋细细打量绣娘的面庞,和记忆中地一样,平静,但是话语中却留有强势和老辣,让人看不透。

“知道了,绣娘,有xiǎo娘子xiǎo荷照应在灵院里面不会有事的。”

也对,xiǎo秀气可人的xiǎo女孩,是我童养媳,叫xiǎo娘子也不为过。薛xiǎo锋耸动着脑袋。

话刚落下,xiǎo荷哪里知道这虎头虎脑地薛弟会説出如此羞人的话,便张开虎头掐向薛xiǎo锋腰间的软肉。

顷刻间,平静的薛府之中传来阵阵清脆地惨叫。

“绣娘,你看她,哪里像媳妇了。”

薛xiǎo锋自知男女之事,见这xiǎo荷害羞的模样任然不放弃舌口便宜。

绣娘见状,像是噗嗤一笑,纤细的手掌捂住朱唇,轻声道:“从xiǎo到大都是倔着叫xiǎo荷姐姐,看来真是长大了啊。”

“哼,不説了,绣娘也不帮我。”

xiǎo荷xiǎo嘴撅得老高甩齐裙摆,抬起华靴就快往闺房跑。

“这xiǎo妮子,xiǎo锋快去看看她,好歹也是你媳妇。”

绣娘咧起美唇含笑道,语气中满是**地白了眼前的xiǎo家伙一样,就向两旁的厢房走去。

薛xiǎo家伙楞了半天,没缓过神来,同样也是向xiǎo荷的隔壁房间进了厢房。

自听闻绣娘俏皮地话语,xiǎo荷心中激荡,哪曾想xiǎo锋这家伙怎么好像性情大变,瞬间开窍了啊。以前还围着自己叫姐姐,説自己比他大,怎么着都不肯叫媳妇。

清晨。

睡眼惺忪的薛xiǎo锋,伸了个懒腰,便听见门外的声响。

“少爷你起来了。”

xiǎo荷听见动静快速推开们,只见她手里拿着热乎乎地毛巾,和一盆热水。

这xiǎo丫头,呵呵,真是太爽了,还有人服侍,薛xiǎo锋翘起xiǎo腿,双手交叉抱在脖子后面,满是享受地对着进来的xiǎo荷打招呼。

“xiǎo媳妇进来了。”

声音不偏不倚,正好传入xiǎo荷的耳中,只听见哐当一声。

“怎么了?”

薛xiǎo锋大惊快速挣起身来,神色慌张地看向xiǎo荷,以为有人来袭,却见xiǎo荷今天把扎起的发髻散放在肩上,直刘海向右偏开,形成一朵金色地波浪。

“没,没什么!”

xiǎo荷挽起散落地发髻,脸上满是绯红,如沐浴**。

“好吧,xiǎo荷姐,不挑逗你了,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薛xiǎo锋一个鲤鱼打挺,知道今天是要进灵院的日子,再此之前还要进行一系列地考试,才能分等列班。

很快,薛xiǎo锋放开邪念,在xiǎo荷的晨洗之下,换了一身紫色地丝衣,虽然稚气,可却英气外露,格外帅气。

xiǎo荷给xiǎo少爷打扮之后,这才满意地整理行办,从绣娘那你取来两枚灵符之后,这才牵起薛xiǎo锋地xiǎo手向薛府门外而去。

想来也是郁闷,一路上在这xiǎo女孩手中就像不懂事地xiǎo孩一样。薛xiǎo锋可是从那个世界穿越而来,心智比一般成年人都要强得多。给人像遛狗一般,心里堵气。

“xiǎo荷姐姐,放手,我不xiǎo了,我走在你身旁就够了。”

薛xiǎo锋这才开口,再也不是襁褓之中地薛家xiǎo公子了,我要变强,不能总是在外公,绣娘,xiǎo荷地庇护下成长,再説了,我已经凭借自身天生开灵。在同等年龄下,与那凭借外物开灵地自然要强大地多。

想着想着,沿着热闹地阙家内街,一步一步地往阙家灵院走去。

一路上竟是贩卖灵石,灵草,以及灵核地xiǎo摊,虽然灵石在色泽上品阶底下,而灵草也属常见,就连灵兽身体内生成地灵核等级也底下。

可是就单单这条街,贩卖灵物地数量,就足以得出,阙家地放大,关关这内街,就连方圆整个阙家宗族所属地家族灵宗。就相当于一个帝国一般地存在。

看着繁荣地街道,这个世界地轮廓逐渐在薛xiǎo锋地脑海里构造,形成一种画面,仿佛天生就是这么回事。

建瓯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工程大学临床医学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宁波手术治疗白癜风
宁夏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