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武禹鼎 第058章 位面修罗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18

神武禹鼎 第058章 位面修罗

苍白。

身在幻境,冰雪入目。

四人面面相觑,彻底傻眼,赵无忧与蓝沫忍不住都怪叫了起来。

这也太离谱了吧!

只见这方领域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白茫茫、苍莽莽的雪山、冰林,一望无垠,浑然一色,阴冷寂静如地狱,毫无一线生机与希望。

死一般的静悄悄,没有一点声响,压抑的让人快要崩溃,几近窒息。

在神识感知之下,一股股充满玄机奥秘的阴森冰雪气息弥漫在四周,一道道阵纹纵横交错,一丝丝符线闪烁交织,勾勒出冬之幻境的神秘与强悍。

四人明明知道这些是假像,是虚无,但他们还是感到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寒冷与震骇。

现实比预想的更要恐怖。

当年蚩尤就是以此阵的春之木雾令黄帝大军身陷迷宫,继而被困了三天三夜,可见其强大至登峰造极。

此阵此问世以来

神武禹鼎  第058章 位面修罗

,足可傲居天下第一困阵。

封弋轻呼一口气,道:“既来之,则安之。大家按计划各就各位,赶紧分头行事。”

四人按他的指令,分三线依阵纹而行。

赵无忧、上官不破去的是阵心,解封本阵的法源降龙杖。

蓝沫前往阵场,以蜀山独有的“太上感应”联讯方式,寻找秦本真与古贲。蜀山弟子修行道门无上心法之后,方圆一里之内都能感应到彼此的神识。

封弋的目的地则是阵眼,找出幕后操控一切的邪教炽火使,然后与之一战。

虽从未较手,但从其费尽心机摆阵设局的手段来看,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对方绝对是个极难对付的狠角色。

封弋心中一跳,忽然停下脚步,不再行走,不动如山。

他的神识感应到了一丝致命的危险,精气神很快如电光火石般攀往峰巅。

“铮!”

寒光乍现,冰冷刺骨。

一道天外飞仙的绚烂光芒,一把矫若游龙的金色长剑,横空出世,从天而降,以风驰电掣般的高速,银河伏地般地向他汹涌袭至。

一切是如此的突兀与迅疾,如彗星划过长空。

太急快了。

太突然了。

绝世犀利的一剑!

避无可避,这是惊袭绝杀!

剑啸如龙,剑气如虹,卷起千重雪。

犹龙剑!

剑是蜀山的剑,但人却非是蜀山的人。

这是涂金群中毒之后被炽火使拿走的那把龙体圣剑。

金龙与剑意融合在一起,凌厉狠辣,无与伦比,若是一击成功,任谁都会形神俱灭,了无生还。

时间仿佛在这刹那间停止。

在这一刻,封弋心神宛若通灵,双眉之间的绿叶灵符浮现,快速旋转起来,散发一道道圣洁光辉,登时孕生出一股如参天古木的实质绿芒,拔地倚天裂开了虚空,笔直的冲出那道从上而下慑人心魄的剑气。

古木绿芒去势既威猛无俦,偏又灵动巧妙,无痕无迹。

一个是全力下劈,一个是完美挡格。

冲霄的绿芒与伏地的金光,刹那间在空中相遇。

“砰!”

天穹颤动,似要崩塌。

气劲粉裂虚空,雪花横扫四方。

封弋身子轻轻一晃,大脑一阵眩晕。

对方的实力并不弱于半步从化境的唐千玺,应该是邪教五大护教使者一等一的高手。

迷蒙雪雾尽数散去,在封弋身前三丈远处的雪地上,露出一道高挑的红影,如一剪红梅傲立雪中。

他是浴血的非天,也是集魔鬼、恶神、妖人于一体的位面修罗。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邪教炽火使。

无名。

尽管世间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但“炽火使”三字却足以让他名震三界。

封弋透过那张瞬间由魔鬼之脸转为恶神之脸的修罗面具,盯着面具内的那双妖异而冷酷的眼睛,淡然道:“在下于昨晚入村,闻得炽火使大名,今日幸会了。”

炽火使轻敌之心尽去,毫不退让地与封弋直视,瞳孔骤然收缩,接着射出两道仿若从地狱森然而妖野的电芒,阴恻恻笑道:“本使尝闻封先生乃一代符印念师,连败敝教裁决使与门徒孤起,却不知传闻有否夸大,故今天特来印证。刚才你能接下本使的‘鬼蜮之剑’,还算不错,再来试试浴血修罗的第二剑‘非神之剑’。”

他的声音沙哑如冰,笑容冷森如雪,杀气肆虐如洪。

封弋心如止水,从容道:“那就开战吧。请!”

炽火使双目射出邪异妖芒,魔性大发,杀机皆露,沉声喝道:“非神之剑,不朽永恒。”说着将无穷无尽的无形杀念灌注于手中犹龙剑,化成了恐怖绝伦的盖世锋芒。

剑起,平举。

剑意生,剑气兴,一道剑芒如洪水滔天,瞬间洞穿了彼此三丈间的虚空,似要刺灭封弋的魂魄,似要吞噬封弋的心神。

与之同时,在他脚下的冰雪大地也崩开许多数米宽的大裂缝,蔓延向封弋,骇人之极。

面对强大的剑意与可怕的杀气,封弋平静而立,眼神清亮。

杀念的对抗,最是恐怖,动辄就会形神俱灭。

倏地,封弋伸出一指向前点去,一种草木的清新气息弥漫,他手指点向的虚空立时出现一片粗大而坚厚的实质符叶,挡住了犹龙剑摧枯拉朽的无形杀意。

符叶如墙,隔开了双方。

生死大对决!

自然大道对抗无形杀念,欲将那犹龙剑的一道盖世锋芒磨灭。

“砰!”

无形杀念与符叶气墙碰撞的强大劲气激荡开来,上窜虚空,瞬间支离破碎;下溅雪地,霎时分崩离析。

深不可测的符叶气墙挡住了那一道足可惊天地、泣鬼神的剑芒。

炽火使双眼射出暴怒的神色,一头赤发倏地飘散开来,显然瞬间将功力提升至极限,狂声喝道:“你以为这样子就能阻挡得了吗?没用的。伏诛吧!”

他雄姿伟岸地站在虚幻的冰雪幻境中,一头魔野赤发、一身浴血红衣、一张修罗面具,一时间强势与霸道尽显无遗。

手中的犹龙剑气越发的汹涌澎湃了。

剑气再盛,挟起一道无坚不摧、难以推御的不灭剑意。

剑锋由一点爆开数十道剑芒,如江河决堤。

炫目的金芒,震耳的龙鸣,穿金裂石,让人的肉身忍不住痉挛,让人的灵魂也快要崩碎。

这种威势不可想象,如世界末日来临。

封弋心中大凛,开始感觉到有些吃力,有些艰难。

对方的实力陡然增强了数十倍,确实强大无匹,让人咋舌。

纵然符叶在不断汲取虚中的冰雪之力,拥有坚固不朽的神性光辉,但也挡不住那一剑的风情与辉煌。

金克木,精胜专。

“啵!啵!啵!”

符叶震出涟漪一般的摇曳波动,随后被一道道金光剑气洞穿,继而裂缝、破碎,最后化为粉末,消失无影。

无形剑意刺破自然之道,向一丈远的封弋逼压而来。

惊世的炽盛剑芒再无阻碍,光射万丈,一往无前,发出嗤嗤尖啸,如山洪爆发,似汪洋击天,瞬间虚空被洞穿,冰雪被熔炼。

非神之剑似乎成为天地间的唯一,不仅掩盖了冰雪白色,还将摧毁一切生息。

天地再次抖动。

在这一刻,非神之剑已成永恒。

封弋心中悚然,苍白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感受到了最可怖的死亡威胁,对方奇异的魔剑确实森然可怕。

在这生死关键之际,他疾速后退三步,仓促间大手一挥,如书狂草,点符疾奇,尽显放纵、豪迈之神彩。

“嗖!”

巨大的火芒突然在虚空中惊鸿闪烁。

只见一根粗大磅礴、苍劲雄奇的古老青藤,披着一层自然赤火,勾动起大道之力,如蜇伏的虬龙不知从何时、从何处扎入虚空,瞬间与天地凝结成一体。

春木逢火,木火通明。

火明木秀,木火交辉。

这是水符与火符相融合的自然大道的力量,也是一幅壮阔而奇特的自然道图。

木火古藤生机无尽,散发自然气息,一道道、一圈圈的青火轨迹布满虚空,仿佛蜘蛛结,又如根须深扎,似要将非神之剑束缚起来,永远封印在这片领域之中。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又是那么和谐。

“砰!”

古藤崩断,剑气凌乱。

一时之间劲气漫天,令天穹摇摇欲坠。

极度恐怖的波动几乎摧毁地面一切,令四周冰山轰然倒塌,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啸声。

一阵巨响过后,这方领域已然彻底破败,成为一片更为寂灭的可怖之地。

封弋与炽火使双双站立不稳,他们身周的空间、脚下的雪地立告破裂粉碎。

封弋在气波的震动下,承受巨大的压力,如遭雷击的向后连续倒跌了好几步,识海受到重创,压抑不住体内的气血翻腾,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炽火使瞬间移位,逼近封弋一丈,眼里露出野性而残忍的神色,嘴里的雪白牙齿渗透一丝丝血红,更显森然恐怖,道:“你出乎我的意料,确实是一位难得的对手。不过,本使还有第三剑‘妖娆之剑’,欲将杀你杀得你绝望。”

封弋轻呼一口气,极力让自己早已混沌的识海迅速清静下来,道:“废话少说,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

炽火使眼眸如冷电,战意高昂,杀意动天,森然喝道:“大难临头,还想垂死挣扎、负隅顽抗,你真有种!本使这就送你上黄泉路,请接招!”

封弋深注炽火使的一举一动,两眼变得深邃无尽,自有一种至静至寂的神气。

只见炽火使的修罗面具已由恶神之脸转换为妖人之脸,极其妖异而凶厉,知道他在蓄积“妖娆之剑”,欲要对自己作出最后的雷霆一击。

这一剑之后,生死搏杀的大战便会落下帷幕,彼此双方也就能分出生死输赢了。

可是,他能接下这一剑吗?

这一剑谁又能与之争锋?

郴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郴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郴州好的性病医院
郴州好的治性病医院
郴州哪家性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