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灭世道劫 第0221章 金色箭矢

发布时间:2020-01-16 19:44:38

灭世道劫 第0221章 金色箭矢

“成圣锲机!”

戈秋瞪大双眼,神色复杂的看向远处的通天光柱。

或许换做其他人来告诉自己通天光柱dǐng端就是成圣锲机所在,他还不会相信,可偏偏这人却是整个南域为数不多的天之骄子,真的巅峰存在。

“别看了,在看眼珠子都出来了。”楚云在一旁见状,嗤笑一声。

就算如今他们知道在云端之上的金绿色水珠就是传説中的圣物,可在通天光柱四周所散发出的骇人压迫已经不是寻常凡灵所能抵抗了的,他们过去也只有送死的份,更别説苍穹之上随时都有可能降下的惊天雷霆,那更是能轻易要了他们的性命!

“真他娘的不爽啊!这种和圣物近在咫尺的感觉!”戈秋无奈摇头抱怨道。

尽管他多么渴望得到在通天光柱上的金绿色水珠,可现在也只能在一旁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难道就这么放弃了?”戈秋别过头,看向楚云。

“怎么可能?这可=dǐng=diǎn==是成圣锲机,要是我们放弃了,恐怕以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楚云连摇头道,“虽然我们现在无法接近通天光柱,可既然有人知道这里,那就説明他们肯定知道通天光柱的秘密,只要钟离教的人还赶再来,不怕我们打探不出消息!”

楚云説完,心中也有的后悔刚刚为何要将所有的紫衣人都屠杀一空。

“这么説你的意思是…”戈秋别有深意道。

“不错!你我就且在此地埋伏,我就不相信钟离教的人会放弃。”

“好,就依楚兄所言,我们在此埋伏!”

两人説罢,很快便隐匿到远处一片荒芜的石堆中,静等烟州钟离教的修士到来。

南域贺州,就在楚云二人达成共识的同时,在他们脚下的深谷内,严瑜双手不停结印,神色恍惚的看向在她面前的巨大光柱。

“天地初开,有神石从浩瀚星空而降,落入浩土各地!”

“万载岁月后,生灵因观起神石而参悟天地之法,得以长生!”

“太古初期,天外神石破碎,分作八份飞散到浩土各地,掀起一场神石之争!”

“严家,传承自太古神石,太古八大家族之一!”

一句句古老年间的秘闻不断从严瑜嘴中发出,直到当她説道最后一句话时,整个人的目光一下才变得凌厉。

“我,严瑜!今日作为太古八大家族之一严家掌权者,宣布,苍生大阵!开启!”

“苍生大阵,开启…”

冰冷无情的声音久久回荡在深谷之中无法平息,随后,只看到严瑜身上的绿色光纹突然开始消退,缓缓向着她面前的通天光柱融去。

“轰隆隆!”

绿色光纹和通天光柱融合,直到当严瑜身上的最后一缕光纹也融入到她面前的通天光柱后,贺州dǐng端的苍穹上才又一次发出一声巨大的雷鸣声!

“又来?”

楚云和戈秋隐藏在离通天光柱很远的石堆中,直到当楚云再一次听到头dǐng上方的巨响后,才不由开口大骂道,“有没有搞错,怎么自从我来到这以后,这闪电就变得亢奋了?”

楚云説罢,在他身旁的戈秋便注意到头dǐng上方的动静,连指向远处通天光柱的dǐng端道,“楚兄,快看,那里有动静!”

“动静?”楚云闻言,别过头看去。

只见此刻在通天光柱dǐng端的云端上突然出现了一枚巨大金色的箭矢。

箭矢之大,莫约有百丈的长度。

“那是什么?”楚云一愣,这箭矢出现的十分突然,要不是戈秋提醒,他甚至都没有丝毫差距。

“难道説那也是成圣锲机?”戈秋再次两眼通红的看着远处的金色箭矢。

“不可能,自古以来,圣人锲机所降临的圣物都只有一件,不可能同时出现两样。”楚云摇了摇头,心中也十分好奇。

如果説之前他所见到的巨大金绿色水珠是成圣锲机,那不远处那道巨大的金色箭矢又是什么?

“嗡嗡嗡——”

就在楚云二人纷纷震惊于远处的金色箭矢时,忽然间,一道刺耳的破空声从苍穹之上汹涌传来。

“什么?”

楚云二人瞪大双眼,满是不敢置信的看向远方苍穹上那突然直冲九霄的惊天箭芒。

“不好,它要冲向成圣锲机。”楚云注意到这一变故后,连吼道。

“这…”一旁,戈秋同样脸色苍白,死死盯着苍穹上的金色箭矢。

如果真要让箭矢和金绿色水珠碰撞,恐怕这一次南域还未降临的圣物就要遭殃了。

“怎么会这样,那可是成圣锲机!到底是谁!谁要阻拦这一切?”戈秋不知所措的説着,如果説他现在能接近通天光柱的话,他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扑向金色箭矢。

只可惜,以他连上三天境都不到的实力纵然发现了眼前的异端,也只能在石堆中干看着,没有丝毫作为。

“嗖!”

金色箭矢破空而上,在苍穹上留下一道耀眼的金色流光。

“轰隆隆!”

箭矢没入云端,紧接着,又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贺州苍穹上响起。

“圣物!”

楚云见光柱dǐng端的苍穹忽然一颤,抓准时机,身体一下化作一道白雾消失在戈秋身旁。

“嗖嗖嗖——”

就在楚云刚刚从石堆离开的瞬间,一道道金绿色的光束如同流星般迅速从通天光柱dǐng端向外四散,飞向南域大陆各地。

“就是现在!”

楚云看向离自己最近的一道光束,身躯一闪,化作一道长虹扑了过去。

“楚兄?”

等到苍穹上空平息以后,戈秋才回过神来,看向头dǐng上一道晶蓝色流光正卖力追向另外一道金绿色光束。

“嗖!”“嗖!”

两道流光在天际一追一赶,楚云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不顾一切的扑向从他身旁飞过去的金绿色光束。

“可恶!还差一diǎn,再快些啊!”

感受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金绿色光束,楚云目光一狠,咬牙道,“玄冰剑!”

哗——

随着楚云话音落下,在他四周忽然无数冰霜从天而降,一柄被寒冰覆盖的蓝色长剑凭空而出。

“将它给我拦下!”楚云对着身旁的寒冰长剑轻喝一声,也不管其内若儿的感受,直接大袖一挥,将长剑扔了过去。

“嗖!”

长剑破空,一道远远比楚云还要快无数倍的流光从二者追逐的地方闪过,只是一个呼吸便越过远处的金绿色的光束。

“恩?”

玄冰剑中,若儿在感受到外界的气息后,连嘟着小嘴不满的从长剑内爬出,准备和楚云好好聊聊上次将它突然扔到储物袋的事情。

不过就在它刚刚从玄冰剑中冒头时,却发现自己此刻正在天际上空做剧烈的高速的运动。

“啊!这里哪里!快放我下去!!!”

若儿尖锐的声音从玄冰剑中传来,听到若儿的声音后,楚云则是在后面连大吼道,“若儿,快将你身后的光束给我拦下!”

“主人?”

若儿听到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的嘶吼声后,红着眼十分委屈的将头别过去,哼哼道,“人家就不!”

“若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快帮我将那道光束拦下!等事成之后,我给你买糖吃!”楚云见自己话音落下玄冰剑却依然没有动静,便开始用哄小孩的方法诱惑道。

“哼!不稀罕!”若儿嘴上虽然这么説,不过当它看到远处正卖力追赶的楚云后,神色一下变得柔和,控制着玄冰剑的剑身抵挡在向它而来的光束前。

“叮~”

巨大的碰撞声从二者交锋的地方传出,楚云只看到他所追逐的光束突然速度一减,整个人便迅速扑了过来。

“有戏!”

就在楚云刚来的光束身后,准备用手将被玄冰剑堵截的光束抓在手里时,谁想这个时候在他身旁的光束突然光芒大盛,直接将堵在它面前的玄冰剑撞飞到一旁,消失在楚云眼前。

“失败了么…”楚云看着手上无数道被灼烧的疤痕,喃喃一声。

不过既然是成圣锲机,他也没想过能如此轻易就能得到。

“若儿,你没事。”楚云摇了摇头,从先前的失落中回过神来,看向远处被金绿色光束击飞的玄冰剑轻声问道。

“怎么会没事,人家刚刚可是吓死了。”若儿委屈的嘟囔着小嘴,双眼泛起一滴由冰霜形成的泪花。

“好了,下次不让你冒险了。”楚云安慰説着。

“楚兄!”

就在楚云和若儿交谈的短短片刻,在楚云身后一直追赶的戈秋也终于追了过来,一脸急迫道,“得到成圣锲机了么?”

“没有。”楚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也着实懊恼,如果先前他在快一些,恐怕就能将那道光束抓住手里了。

“唉…错失这次良机,恐怕下次想要在寻到就不知是猴年马月了。”戈秋叹息一声。

“你们在説什么?错过了什么?”就在戈秋刚刚感慨完,若儿便从楚云身后探出一个脑袋,一脸古怪説着。

“这…这是什么妖孽?难道是灵媒?可灵媒怎么可能会説话?”戈秋看着楚云身后的透明小人惊呼道。

“你才是妖孽呢!哼!真是不礼貌。”若儿见戈秋一脸惊吓的样子,不满説着。

“哈哈,戈秋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可不是修道之人用道灵珠祭炼出来没有灵智的灵媒,乃是我道兵生灵孕育的器灵!”

楚云在一旁笑着解释道,同时心中也甚是自豪。

道兵生灵,那可是在如今的南域大陆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慈利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青岛妇科医院哪好
张家口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