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才相士 第一百章 黑巫术

发布时间:2019-10-19 01:39:02

天才相士 第一百章 黑巫术

“果然如此!”林白喃喃道。得到了这个真相之后,林白心中对着杜晨生充满了不齿,且不説要不要孩子这个问题,一个女孩儿甘心为他怀孕,他就不应该始乱终弃,而且分手之后更是不闻不问,心中想的还是怎么样让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这件事情虽然我也有错,但是如果不是家里的原因,我不会这样,我会给她钱补偿他们的。”杜晨生看着林白,几乎是高叫着喊出了这句话。仅仅是片刻的功夫,林白已经将他身上所有的秘密悉数掏出,不管是什么人遇到这样的人,想必都要恐惧到极diǎn。

“这男的真不要脸……”一直躲在办公室套间偷听的贺嘉尔听到杜晨生説出来的这话之后,撇了撇嘴对一边的夏xiǎo青説道。

夏xiǎo青心中也满是感慨,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男人,别人愿意用自己的青春年华陪着你,而他想的却是怎样用钱来补偿自己犯下的过错。

“不好意思,杜先生,你这件事情我不能管,也管不了了。”林白听完杜晨生的话之后,实在是再懒得搭理这个家伙,不耐烦説道。

杜晨生一听到林白这话,彻底凌乱了,慌忙从凳子上滚下,然后跪倒在林白面前,抽泣道:“林大师,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如果你再不帮我的话,那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很清楚自己遇到的是什么,我话説到了这份上,你应该很清楚我我的意思吧!”林白沉吟片刻之后,没有伸手去搀扶杜晨生,而是淡淡道。

杜晨生连连diǎn头,哽咽道:“我听艾薇儿説过,他们家是爱尔兰女死灵师爱丽丝·吉蒂乐的后裔,我想我一定是被她下了黑巫术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上她,更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杜先生,我原本以为你很清楚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但是现在看来,你好像不但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而且把事情的所有原因都推脱到了别人身上!”林白不等杜晨生把话説完,就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相术一脉虽然是帮人趋吉避凶,但是道亦有道,不到万不得已的份上,相师们绝对不会帮助那些穷凶极恶之人来化解他们身上的因果。一则是因为这些人本就被上天所诅咒,化解起来费心费力,而且还会勾动自身的元气反噬。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些人没有任何拯救的必要,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应得就是他们这些人,相师揣度天意,但却不是改篡天意的人。

林白本就是相术一脉中领头羊天相派的宗主,对于学会相术之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要比其他相师都更清楚。

“林大师,只要您给我机会,我一定改,我一定改!”杜晨生抹了一把脸之后,看着林白泪眼朦胧道,脸上的神情痛苦到了极diǎn。

林白叹了口气,轻声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杜先生你自己种下的因,便只能杜先生你自己来尝这个果,林某实在是爱莫能助。林某累了,杜先生还请自便。”

“林大师,求求你,救救我!”杜晨生一听林白不再帮他,鼻涕眼泪是一股脑的往下滚落,抱住林白的腿,颤着声音道:“林大师,艾薇儿当初跟我説过,他们来华夏好像是为了一个什么绝阴之地的地方,我听她的口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绝阴之地?林白神色顿时僵住,他开设这个风水咨询公司一则是为了保持自己温饱,二来就是想赚些钱好平息绝阴之地发作之时对番禹的危害。此时听到绝阴之地的事情,身子不禁僵直

林晨生一看林白的表情,就知道这绝阴之地的事情对林白有一定的吸引力,抬起胳膊抹了一把眼泪之后,道:“艾薇儿説等到她让绝阴之地重现天日的时候,就是撒旦在世界上的审判之时!”

林白眉头一挑,他却是没想到这绝阴之地的出现居然会和一个欧洲会黑巫术的女孩儿牵扯在一起。

黑巫术即邪恶的巫术,主要以伤害别人为目的,透过放蛊、咒诅、秘密仪式、书符等方式,达到谋杀、致病、迷惑、役使、嫁祸等目的,使人在不知不觉受害。多用于对付仇敌或报复他人,亦可用作治病、驱邪,或针对他人所施行的魔法进行治疗、防御或反击。

欧洲在16、17世纪掀起的猎巫运动中,大量的黑巫师也不可避免地成为被猎的目标。教会高喊他们是魔鬼的仆人。而黑巫师们则一直争拗着亡灵和魔鬼的区别。

经过几世纪的抗争,黑巫师们终于演化成今天的通灵师,从而避过了宗教上的迫害。不仅如此,通灵师们在媒体的宣染下,更进一步被人所崇拜和接纳。

按照这杜晨生所説,这艾薇儿应该就是欧洲通灵师中的一员,只是通灵师怎么会和绝阴之地扯上关系?林白想了又想,是百思不得其解,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

天相派不是没有和国外的那些通灵师们打过交道,据茅山老道李天元説,当初八国联军进燕京的时候,其中就有那些通灵师。当时老道士刚好也在燕京,双方接触较量过之后,李天远大胜,然后给了这些通灵师一个‘微末之技,贻笑大方’的评价。

“林大师,我看那群人来华夏一定是没安好心,我这也算是打入敌人内部窃听消息,您就帮帮我吧!”杜晨生抬头望着林白苦哈哈説道。

林白看着杜晨生的面孔,愈发觉得这人面目可憎起来,冷笑道:“你知道你中的是黑巫术里的哪种诅咒么?”

“诅咒?”杜晨生愕然看着林白。

林白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中的是黑巫术从火刑中演化出的最为歹毒的夺心咒。”

“妈的,臭婊子,我就知道她接近我没安好心!”杜晨生虽然不知道夺心咒是什么东西,但是从林白的话语中也可以知道这咒语的歹毒,便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歹毒?”林白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的弧度,接着道:“你知道她用的是什么东西来对你下诅咒的么?情人的血,儿子的骨,母亲的眼睛,诅咒背叛的情郎,永世不能成眠,双眼所及之处,必定是黑暗所指!”

“儿子的骨……”杜晨生颤抖着声音,抬头望着林白道,眼神中满是慌乱。

林白diǎn了diǎn头,冷笑道:“对,就是儿子的骨,她将你和她的骨肉生剖出来,然后作为了她诅咒你的媒介!你所感受到的一切就是她现在所感受到的东西!”

夺心咒乃是通灵师所用的最为阴狠的诅咒,首先用两人结合产生的胎儿作为媒介,头和身体要分开,在胎儿的腹中添上母亲的眼珠和胎儿父亲的血,这样,三方的灵魂与**就会纠葛在一起,情人所看到的一切就是胎儿和母亲所感受到的无边黑暗和恐惧。

“林大师……”杜晨生此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崩碎了一般,盯着林白,仿佛是看到了被自己抛弃的那个女人一般,两腿之间一热,尿液居然无意识的流了出来!

林白伸手在鼻子前摆了摆,冷声道:“你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一二,但是你自己做的孽,我没有理由去救你!”

林白刚刚开启天眼已经捕捉到了杜晨生身上夺心咒运转的阴气轨迹,他可以轻松将这些东西驱逐掉,但他并不想帮这样一个肮脏的人渣!

“林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只要您愿意救我,我愿意将我一切奉献给您。而且我发誓您解除了我身上的咒语之后,我一定会善待艾薇儿,好好的补偿我所犯下的错误!”

杜晨生跪倒在自己的尿泥上,看着林白一脸哀求道。此时他説这些话虽然有想保住自己xiǎo命的意思,但是多少心里边的确还是有些想要改过的想法。

林白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杜先生,你当日抛弃他们母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像今时今日这般的困境,也有没有想过没有你之后,那个艾薇儿的生活该是何等的窘困和悲凉?”

林白话説其实还是没有説绝,杜晨生现在所经受的一切都可以説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就算是他因为精神衰弱死去,其实也并不为过。

杜晨生此时是心如死灰,林白不愿意施以援手,那就是他再没有了生机。滚到在地之后,头磕得震天响,喃喃道:“林大师,求求您了,您老人家大慈大悲,救救我!”

杜晨生遇到这样的事情寻医无方之后,也不是没有找过番禹一些所谓的相术高人指diǎn,但那些高人符水、阵法之类的东西用了一个遍,却是一diǎn儿效用没有,而且就连发生这事情的原因都是没有找到。

林白只是见他一面,便将事情的原委都悉数道尽,而且讲出了他夜不成寐的症结所在,他又如何能放弃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安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九江癫痫病医院
三亚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海口肤康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