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霸世神尊 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的发现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7:12

霸世神尊 第九百六十二章 意外的发现

见徐寒竟是如此的狂妄,那武者眼中划过一丝怒色,右手当空一舞,一抹巨大的爪影朝着徐寒扫来。

看着那武者扫去的方向,徐寒眼神深处划过一丝喜色,握在手中的神碑当空罩去。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竟然与我硬碰,当真是狂傲。”徐寒的动作,亦是完全看在那武者眼中,双目一冷,那空中幻化而出的爪劲顿时又变的凌厉了很多。

噗嗤

巨大的轰鸣之声,在那武者惊愕的目光中,空中幻化的爪劲破碎,想象中被击飞的情景并没有发生,徐寒只是于空中连退数步。

“哈哈看来这具肉身不赖啊。”徐寒右手轻甩,化去手臂之上的力道,眼中满是狂喜之色。

对面那破虚境的武者,却是眉头一皱,心中闪过不妙之色。

如此小心翼翼的前来,就是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没想到如今还是出现了意外,敢独身前来,实力自然不弱。

望着那脸色阴沉的武者,徐寒可是没有丝毫的停顿,身形一划,手持巨大的神碑朝着那武者当头轰去。

连绵的轰鸣之声传来,武者越打越心惊,这才鸹风之境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看着徐寒手中的神碑,心中满是迷惑之色。

这世间何时又出现了这么强大的战灵,看来这青年定不是普通势力的武者。

啊啊啊

缺少了那破虚境武者的主攻

,远处那些三灾之境的武者,竟在那墓主的攻击下险死还生,却是有两名武者不慎,被其轰入了当中的水池之中。

凄厉的惨叫在墓中响起,那水池之中仿佛有万斤之力,武者如何的挣扎都不得爬出,随着那不甘的低嚎,沉入了池底之中。

前有那实力强大的墓主,后又出现了这恐怖的徐寒,准备万全之事,却是陷入了危险之境。

“师兄”

不断被那墓主击杀的众人,只得将希望寄存在那破虚境武者之上,可其与徐寒的战斗,却是让众人脸色苍白。

在墓主愤怒的咆哮之中,一个个武者皆是身死当中,这才一会的时间,就有半数的武者丧生池中。

“该死我们撤”那破虚境的武者,看着厅中的情景,眼中闪过一丝恨色,口中低喝道。

刚开始徐寒还打算,如果他们识相,还可不与他们争斗,可如今于自己可是大大的有利,怎么可能放过他们,毕竟徐寒可不敢保证他们有没有认出神碑。

上古界碑的威名,显然不只在灵元大陆之上流传,在那浩瀚的星空中,更是有众多的势力搜寻。

“现在想走已经晚了”看着眼前脸色着急的武者,徐寒眼中闪过一丝寒色,口中低喝道。

轰隆隆

正欲叫那通道口中的武尚拦住片刻,突然一道巨大的声响传来,众人只见身后的大厅之口,一块巨大的落石降下,将整个通道死死的封住,竟是那墓主将众人困在了其中。

“徐寒大哥徐寒大哥”

着急从暗处奔出的武尚,看着那瞬间闭拢的石门,口中急呼道,可以其实力根本就难以撼动那石门。

本是着急朝着洞口奔去的众人,顿时变得满脸的死灰之色,唯一的出路被堵住了。

那全身罩在铠甲之中的墓主,可是没有管那些武者,口中一声兴奋的咆哮,提着那大刀直杀而过,显然知晓那些武者实力低下。

实力最强的武者被徐寒拖住,余下的众人根本就不是那墓主的对手,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那一个个的武者,全都被丢入了水池之中。

“没有我,你根本就胜不了那家伙。”看着那一个个身死的同伴,武者眼中划过一丝寒色,口中咆哮道。

徐寒微微一笑,丝毫不在乎那厅中的武者,口中随意道:“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

原先将近百人的武者,如今已是变得十数之数,而眼前的情景,似乎徐寒与这墓主竟是达成共识一般。

看着徐寒轻松的神态,武者只得发出一道道不甘的怒喝,可根本就无能为力,眼前的青年实在是太强了。

不仅那手中的神碑恐怖,就是肉体的力量亦是强横无比,先前被自己轰中一招,竟然安然无事。

噗通

随着一道低沉的水花之声,最后一名武者被丢入了水池之中,那罩在铠甲之中的武者,一声咆哮,猛地朝着徐寒两人扑来。

如今的情景,恐怕不杀了这墓主,石门绝对不会打开,看着满脸随意的徐寒,武者眼中却是着急万分。

手中大刀横斩而下,竟是将徐寒两人全都罩在其中,微微一怔的徐寒,手中神碑当空一竖,避开了一边武者的攻击。

连窜的火花冒起,徐寒手中的神碑并无一丝的移动,可感觉着神碑之中传来的力道,眼中却是划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墓地的主人,似乎亦是一名力量型的武者,随手的一刀,竟是有这等力道。

随即却是在徐寒惊愕的目光中,那手中的大刀,竟是越过徐寒,朝着一边的武者斩去,似乎是想先击杀了这武者。

“看来是刚才的战斗,让这墓主愤怒了。”看着那招招罩去的墓主,徐寒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口中幸喜道。

也许是因为徐寒境界过低,亦或者先前的打斗,那墓主却是以那武者为主要攻击对象。

有此助手,徐寒当然不会错过机会,竟是与那墓主齐齐朝着那武者轰去。

“该死”

眼前的变化,让那武者眼中惊骇,可根本就无甚办法,只得口中咆哮不已。

对付徐寒一人,就甚是困难,如今在加上这破虚境的墓主,完全就不是对手,一会的时间,已是被逼到了水池之边。

“我逃不出去,你也休想活着离开。”狼狈不堪的武者,望着旁边神情愉悦的徐寒,口中怒喝道。

随即竟是完全放弃了那墓主的攻击,直接朝着徐寒熊抱而来,竟欲带着徐寒一同跃入那水池之中。

徐寒心中一阵冷笑,右脚一踏,身形爆退而去,哪知一边轰向武者的大刀,竟是斩向了徐寒。

“靠居然阴我”

看着那突然变招的墓主,徐寒眼中划过一丝惊色,手中神碑一舞,轰向了那斩来的大刀。

似乎料到徐寒会如此,空中斩下的大刀突然一变,竟是化斩为拍,巨大的刀劲轰在了徐寒的神碑之上。

连连后退的徐寒,直接被身后扑来的武者抱住,随即带着徐寒朝着一边的水池之中跃去。

“该死”

徐寒口中一声爆喝,双臂之上强横的力道扩出,可那武者依旧不管不顾,死死的将徐寒搂住。

噗嗤

心中大意的徐寒,紧随着那武者,直接落入了水池之中。

听着身后凄厉的惨叫,徐寒脸色一惊,朝着自己的双手望去,却是惊喜万分,漫过身体的水银,竟是对自己没有丝毫的作用。

“你怎么可能”

脸色痛嗷的武者,看着静静立在水中的徐寒,满脸的惊愕之色,随即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之色,缓缓的沉入了水池之中。

立在池边的墓主,似乎对徐寒没有受伤,感到极度的震惊,看着那手持神碑掠上的武者,竟是愣在了原地。

看着那武者的样子,徐寒口中一声怒哼,浑身散发着凌厉气劲奔来,那巨大的神碑没有丝毫的留手。

还好自己这具肉体古怪,要不然肯定是跟那些武者一般,全都葬身其中。

轰轰轰

连绵的轰鸣之声,面对愤怒的徐寒,那武者哪里是对手,全身的盔甲皆是被徐寒轰碎,露出其中那苍白的脸庞。

不过一会的时间,那武者就丧生在徐寒的神碑之下,随即那浓浓的能量全都被徐寒吸收。

轰隆隆

“徐寒大哥你没事吧”

堪堪打开的石门,其后却是传来了武尚着急的喊声,只见其满脸惊慌的蹿入,待看清厅中的情景,一脸的惊愕之色。

包括破虚境武者在内的众人,全都丧生在场中,就是那墓主亦是没有躲过,这一刻武尚对徐寒的实力,却是有了更高的评价。

“哈哈小菜一碟。”徐寒哈哈一笑,在武尚惊愕的目光中,闪身跃入了那厅中的水池之中。

看徐寒在其中行走如常,武尚已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如此想来,这徐寒恐怕大有来头。

踏入其中的徐寒,没有一丝的犹豫,一头扎入了低下,在武尚等待的目光中,徐寒拿着两件东西飞窜而上。

一个泛着柔和亮光的光团,比先前在附属墓地中遇到的大上不少,另一个却是一块通体黝黑的铁片。

“徐寒大哥只是一块碎片而已。”望着徐寒专注的目光,武尚眼中划过一丝疑惑,口中低声说道,淡淡的灵气在其上扫过,并没有丝毫的发现。

徐寒握着那三角形的铁片,眼中划过一丝激动,口中轻笑道:“这可不是普通之物,收集齐全说不定会有重要发现。”

实在是意外之喜,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一块铁片,其中那淡淡的感觉,就是与自己先前所获无异,可惜了那几块不再身边,说不定会有什么反应。

看着徐寒郑重将其收起,武尚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空中的光团,不知道这其中会是何物。

抚顺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茂名治疗癫痫病医院
邢台性病
抚顺治疗宫颈炎方法
茂名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