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摸金天帝 第七百六十四章 干死江淮

发布时间:2020-01-16 16:24:43

摸金天帝 第七百六十四章 干死江淮

“燕公子,江大人可是神窍四门境强者。

而且,年龄比你大得多。算得上是你的前辈,因此,这只手就不用让了。

据我所知,你来自春秋大裂谷那边一个偏僻小国。

所以,还是公平对决,免得讲我们中域地带的锦衣卫欺负外来客。”虞刚这话里貌似有话。貌似又在提醒燕青。

“虞大人,让一只手可是这小子自己吹出来的,咱可没逼他。”江淮有些不满了。

“的确是本公子说的,而且,本公子还坚持让你一只手。如果打不过你,我这项上人头奉上。”燕青冷笑了一声,一转尔,看着虞刚道,“不过,虞副舵主,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伤了江大人怎么办你们可是锦衣卫,本人一介平民可是惹不起。”

“小子,你是越来越拽了。好好好,在你让我一只手的情况下不要说伤了本大人,就是打死了咱自个儿认了。”江淮给气坏了,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这可是你说的”燕青看着他。

“虞常务,本人要求签定死战文书。到时,谁死了自认倒霉,家族人不得找对方任何麻烦。”江淮说道。

“燕公子,江大人在京里可是号称云里手。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云里雾里,风里雨里令人摸不着头脑。

就是在同层次的功境之下他也算是强者。”这时,虞刚身旁一个一脸英气,眼睛特别有神的中年男子插嘴说道。

“阁下是谁,你暴露我压箱底的活计是什么意思”江淮明显的生气了,凶巴巴的看着那人。

“虞升,定国公身旁一个跟班的。”虞升一脸淡然的看着他。

江淮顿时像是吞了一只死苍蝇,抱了抱拳,一脸无奈的苦笑道,“想不到是国公大人的贴身亲随,江淮失礼了。”

虞升的名气并不大,但是,江淮可是南城舵锦衣卫副统领。

自然知道他了。而且,江淮也知道。定国公很重视他,而且,此人身手比自己高得多。

定国公是皇族核心族人,贵为国公,其实,跟亲王同等级的。哪里是江淮所能惹得起的。

因此,只能郁闷了。不过,江淮实在不明白。这家伙貌似在暗中提醒燕青。

虞升为什么要帮这小子,江淮心里疑惑。这更激起了江淮的不满。

双方义无反顾的签定了死战文书,不久,到了南城舵后堂一座山谷,这里是南城舵专门训练锦衣卫的地方,自然设得有格斗擂台的了。而正在训练的一批锦衣卫听说他们的江大人要跟一个毛头小子死斗,一个个都搁下了训练围了过来。

“玄元帝国南城锦衣卫舵的江淮跟来自春秋大裂谷地带大燕帝国的燕青两人今天在特训谷进行生死格斗,不管谁生谁死,对方家族跟朋友不得再找麻烦。而且,比赛的前提条件是燕青还让江淮一只。”虞刚刚拿着文书念叨到这里时,轰然一声炸锅了似的。

“这小子哪来的鬼,太嚣张了”

“是啊,他才多大,居然敢让江大人一只手,打死这杂碎。”

“江大人,打碎他的嘴。”

“江大人,狠狠虐死这狂妄小子。”

一时间,骂开了,全一边倒的向着江淮的。

毕竟,这里是城南舵的地盘。如果江淮输了,也是打他们的脸。

“好了,本常务还没把话讲完。”虞刚一声狮子吼,现场顿时安份了下来。

“这次死斗本人虞刚跟国公府的虞升作证。

外加上现场二百三十位锦衣卫兄弟们作证。按照皇家死斗规矩,双方可以使用神兵利器。

但是,不能借他人之力或者自己的宠物或战宠或寄生物之类。

只能凭自己的本事进行格斗,不然就是违规。

违规者将押入大牢接受皇家律条严惩。

切记切记下边,比赛开始。”虞刚念叨完后退出了擂台。

“来吧小子,你家江爷今天要让你知道什么叫锦衣卫的铁拳头。”不得不说,江淮很懂得因势利导,借台下锦衣卫的势气打压对方。

话音刚落,自然又迎来了一阵喝彩声。

“大哥威武,干翻江淮”大漠烟霞也是一声大吼,零蛋蛋等十来个跟着崔重来的锦衣卫也跟着大喊了起来。

毕竟,他们的拿可是寄挂在燕青身上的。

“干翻江淮,打碎他。”

“吗滴,这里可是咱们南城舵的地盘。你们再敢叫咱们打死他们。”南城舵有锦衣卫兄弟不满意了,挥着拳头就要打群架。

“放肆”一声雷吼,虞刚板起了脸。那些家伙哪还敢有动作。

“这里是公平格斗,怎么啦。南城舵的英雄好汉们,你们想打群架是不是这是给咱们南城舵长脸子是不是今后还想不想在京城混啦。”虞刚几道质问,南城舵的锦衣卫们全涨红了脸低下了头。

“拳头,谁硬谁软还指不定。”燕青轻轻落于擂台之上。

尔后一只手倒背在了身后,巡了台下众人一眼,道,“各位看清楚了,我绝不会用左手的。只要左手出手算我输,本公子献上项上人头让各位当球踢了。”

“嗯,此人还真有些硬气。”

“是个英雄好汉。”

“人说没有三分三不敢耍拽,难道此人还真有底气不成”

“不可能吧,据说才二十出头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江大人”

“唉,不知天高地厚,死翘了。”

“翻手为云”江淮一声大吼,身子腾空而起。手掌往空一压,顿时气纹闪动,瞬间招动了范围达一里的厚重黑云像黑铁墙一般盖压下来。

整个一里空间之内都给黑压压的恐怖云团锁定,貌似倒背着一只手的燕青像只懦弱的蚂蚱无处可逃。

“覆手为雨,风雨全来”江淮又是一声大吼,手掌往空一撑。

光纹闪动,涛天黑云化为满空之雨在飓风卷动之下吞噬向了燕青。

顿时,周遭一里之地形成了可怕的风之陷井,风雨灭杀之洞。

它好像一只巨虎张开了锋利的牙齿咬向了燕青。

不得不说,江淮压箱底的本领的确不凡。

因为,整个空间貌似都塌陷了。连宽达几十丈的擂台都在瞬间咔嚓一声巨响之后圬塌了下去。

不过,擂台虽说圬塌了,但燕青却是魁然不动的屹立在原地一点都不动。

江淮脸都绿了,刚才那惊天一吞居然没能把燕青吞噬压碎。

燕青早就是可以呼风唤雨的龙族之身,这点小风雨之术哪能让他移动

“让暴风雨再来猛点吧小江。”燕青一语而出,差点气得江淮吐血,自己这个活了百岁的人瞬间居然成了这只嫩江鸟嘴里的小江。

一咬牙,他朝着空中狂喷出一大口精血。

一道血光从身体内冒腾而出化为了一条呼风唤雨的地蛟张牙舞爪的扑向了燕青。

“悲催,蛟跟龙有啥好比的。”躲在墓帝空间中的肥猫都摇了摇头,不忍看江淮可怜的下场。

下一刻,眼见江淮的武胎之蛟就要咬到身上了。只见燕青张嘴往外一吐。

一道冰坨旋转着往地蛟身上一砸。

噼啪一声爆响,地蛟立即给冰坨撞得粉碎。

江淮卟哧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摔倒在了圬塌的擂台上。

因为,武胎被毁,没有十来年时间别想恢复的了。

“本人仁慈,饶你不死。你认输吧。”燕青看着在废墟样的擂台上颤抖着的江淮问道。

现场一片安静,静得只听到了现场人心脏急促跳动的声音。

“去你吗滴,死吧”江淮突然张嘴,一只丈长,带着百条触须,金光夺目的吞天蜈蚣从嘴里喷出,它放射着绿色毒雾在瞬间咬向了燕青。

“不好,是寄虫。”虞升大惊,想伸手已经来不及了。

这自然是江淮磨合多年,鉴定有契约的寄虫。

而且还是一只吞天蜈蚣。此虫一滴毒液瞬间可以让一个成年武者化为脓液而亡。

更何况,这家伙此刻是满嘴喷着毒液扑向燕青的,貌似燕青必死无疑了。

噼啪

三昧真火还真是牛,一点火星射在吞天飞蜈蚣身上,那家伙立即全身一片焦臭着从空中掉了下来。

而且,那家伙好像进入了狂化之中。居然一张嘴咬中了地下的江淮。

啊救我

救命

江淮在拚命的打着滚儿,身体在冒烟,以肉能见的速度腐蚀了进去。

仅仅几秒钟,坚硬的身体腐烂,不久,见到了白骨。

江淮不断的挤出气纹想保命,不过,太晚了。

而且,现场没一个人肯帮他。

一个个都像是躲瘟神一般闪得远远的。

江淮虽说身手高,但先前已经受了重伤。

仅仅一分钟,当最后一片青烟散尽,地下只留下了一点脓液的痕迹。连一点骨头碴都没剩下。

江淮就这样子化为青烟从人世间消失了,那是看得现场所有人都有些头皮发麻,两股颤颤。

不过,没有人再指责燕青,都认为江淮这是自找的,活该

“自作孽不可活,好了,收拾一下,通知他的家人。”虞刚皱了下眉头,摆了摆手说道,“天青郡崔重一行人无罪释放。”

“燕丹师,本人虞升,定国公府虞大人随身亲卫。我们已经收到了张大人的介绍信,请跟我到国公府一行。”走出南城舵后虞升指着一辆豪华马车说道。

“也好,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处理好江淮家里的事。别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本人可是没空去跟他们折腾。”燕青点了点头。

“放心,此事虞刚大人会处理好,而且,小小的一个江家又算什么,自不会波及燕丹师你。当然,如果他们真要闹事,我们不妨灭了张家又有何妨。”虞升一脸随意说道,根本就没把江家搁眼中。未完待续。

山东省眼科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长治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菏泽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泰州治牛皮癣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