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荒兽主宰 第一千零五七章 剑盟老者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1:37

荒兽主宰 第一千零五七章 剑盟老者

查温书心头极为不愿,因此事非查见亭之功,反是查见亭情敌居功甚伟,但他不敢表现出来,连忙拱手道:“遵狱主大人之命!”

言罢,查温书闪身离去。

南拓天望着厚重的锻剑炉,点头赞道:“果然是个好东西,难怪茂石拍卖行如此看重此物。看来封穹剑庄也是用了一些手段,否则怎么可能强行借到如此贵重之宝。莫不是,那个老家伙亲自出了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燕澜皱了皱眉,传音问道:“狱主大人,你说的那个老家伙,他到底是谁?我取这锻剑炉,可是彻底得罪了封穹剑庄,所以想知道封穹剑庄到底有哪些强者,最好能知道他们的修为境界,以及必杀绝技。”

南拓天微微一笑,传音道:“此事我也是胡乱猜测。封穹剑庄有一个老者,剑道造诣极高,来无影去无踪,此外,他还是剑道联盟的人,是剑盟高级分盟两大长老之一。”

燕澜微微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封穹剑庄居然跟剑道联盟有联系。

沉吟少许,燕澜道:“剑盟经武州高级分盟之中,主要有哪些强者,你刚才所言两大长老,可否详说?”

燕澜知晓一些剑盟的职位设置,但或许并非每个区域的分盟都是一样,故想了解一番。

南拓天传音道:“剑盟经武州高级分盟之中,有盟主一人,副盟主一人,长老二人。看上去四人,实则乃是三人。因为盟主与副盟主分别是本尊与分身担任,实权掌控在一人之手。此人修成身外化身,而且本尊与分身均达到分神期境界。至于长老,仅有两人,由此可见,能当上高级分盟长老,也非同寻常。”

燕澜微微点头。传音道:“那你可知道,要达到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有资格做剑盟高级分盟的长老?”

南拓天摇头道:“不知,这是剑盟之秘。不过。封穹剑庄老者百年前修为就已名动紫峰城,也就是在那时,当上了剑盟长老,现在修为恐怕更加深不可测。所以我猜测,茂石拍卖行定是受迫于那名老者。才乖乖交出锻剑炉。”

燕澜点了点头,沉吟不语。

……

距离弘钱狱三万里,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塔殿。

之所以称之为塔殿,是因为此建筑,下面是殿,上面是塔,融为一体,颇为独特。

塔殿之中,一座恢宏大厅内气氛格外沉抑。

主座之上坐着一名圆脸修士,他不光脸圆。下巴更圆,而且嘴巴很大。

此人摇头一叹,道:“哎,该死的封穹剑庄,脸皮也太他娘的厚了,借我们锻剑炉用了那么久,居然用上瘾了,最初还有还回的样子,现在看来,他们压根就想据为己有。完全没了归还的意思,真他娘的无耻,无耻至极!”

圆脸修士一边喝骂,一边用手拍了拍桌子。“嘭嘭”的响声回荡在大厅内,下方十余名修士大气不敢喘一下。

圆脸修士下首,坐着一名女子,看上去约三十岁,面相较为富态,粉妆浓眉。留着一头玫红色的长发,周身裹束银纱,胸前呼之欲出,远看朴素,近看华贵,应是身份不低的人物。

女子沉吟少许,却是笑道:“行主大人有伤在身,不可动怒。”

圆脸男子摇头不悦道:“我怎么可能不动怒?连弘钱狱都拿不回锻剑炉,依我看,除非黑趟阁、藏瑞堂、龙虎殿、惜花宫这四大势力出手,或许有三大联盟的人相助,才有可能从封穹剑庄虎口中拿回锻剑炉。”

此刻,圆脸修士似乎带有哭腔,继续道:“这锻剑炉,可是我们茂石拍卖会的宝贝,人境七品的法宝啊,那可是需要灵魂境界至少达到人境七品,修为境界最好能达到第三重境界的顶峰丹器师

,才能炼制而出。都怪封穹剑庄那个老不死的,闭关百年,早不出晚不出,偏偏这个年头冒出来,他咋还不老死进棺材呢?”

圆脸男子乃茂石拍卖行行主,名为范揽,修为二衍分神巅峰,人如其名,他继承家业,好吃懒做,乃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要不是家大业大,各种灵丹妙药给他不要命地吃,岂能达到这等修为境界?

女子乃茂石拍卖行大管家,名为成青梦,修为一衍分神中期,若非她主持茂石拍卖行,只怕偌大的基业早已垮掉。

成青梦平静道:“行主大人,当初我就说过,弘钱狱没能力从封穹剑庄取回锻剑炉,事已至此,也只能另寻他法,不知诸位可有好的办法?”

大厅两侧站立着十余名修士,他们皆是茂石拍卖行执事者,修为多在婴变期。

众人摇头叹息,茂石拍卖行所有修士,连封穹剑庄庄主都打不过,更何谈与那名神秘老者对抗。

范揽见状,身体往座椅靠背上用力一倒,哀怨道:“哎,我也是没办法,才去找弘钱狱,这方圆十万里,还有哪家是跟弘钱狱一样,专门帮别人讨要债账的?没有了吧,哎,那可是要靠实力说话的,没有三衍分神期强者坐镇,你去讨要也只会被别人打。”

大厅一人道:“行主大人,要不这样,我们也发出悬赏,只要能取回锻剑炉者,便给予重赏。”

“好主意……”

众修连声称赞。

成青梦却是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我们能拿出多少灵石?十万,还是百万?有能力拿到锻剑炉者,根本看不上那些灵石,随便到哪个地下黑市卖掉,都比我们的悬赏高;那些心动悬赏者,只怕连封穹剑庄的大门都进不去。”

众修哑然,沉默不语。

大厅一片寂静。

不多时,一人道:“我还以为弘钱狱有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要是弘钱狱再取不回锻剑炉,我们就去毁他名声,给他压力,他才有动力……”

“是谁要毁我弘钱狱的名声?”

一道不悦的声音从百里之外滚滚而来,如暴风般地冲进大殿。

成青梦眼睛一眯,猛地站起身来,胸前小白兔连连晃动,惹得下方不少修士双目发直。

“弘钱狱查狱管远道而来,欢迎欢迎!”

成青梦拱手笑道,顺手撤去外面禁制,目光微有疑惑。

“哼,无用之人,还敢上门,真是不要脸皮!”

不少修士心中嘀咕,若是弘钱狱的人管用,这半年来他们也用不着成天郁闷忧虑。

查温书潇洒入殿,察觉众人不屑的眼神,嘴角微扬道:“怎么?觉得我弘钱狱的人个个无用?”

众人不语,但眼神却是回答说“难道不是无用吗”!

查温书此刻也管不着锻剑炉是谁取回,挺了挺胸傲然道:“我们弘钱狱帮你们取回了锻剑炉,我亲自过来传告,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未完待续。

ps:这几天出差,笔记本屏幕突然坏了,导致更新延缓,抱歉。

焦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铜陵治疗妇科医院
巴中治疗早泄医院
焦作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铜陵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