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汉皇刘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诸侯入洛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9:12

汉皇刘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诸侯入洛

虎牢关下,徐荣、吕布避战,诸侯除了刘备,也没一个愿意出死力的。于是诸侯联军又如在酸枣一般,日日宴饮为乐。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diǎn而已。

刘备每次参加完宴会回来,便不禁大摇其头。暗怀异心的,好作清谈的,纯粹凑热闹来打酱油的……看到这群人,就知道大汉彻底没指望了。

这日,大家又宴会于高台之上,忽有一小校,飞马来报:“捷报!捷报!张飞将军于大谷关擒杀凉州大将胡轸,兵屯大谷,俘虏数千!”

刘备闻讯大喜,好,好!当日遣严颜与张飞分兵伊阙与大谷,纯粹就是一手闲棋,想不到他二人竟然回报如此惊喜,果然不愧流芳青史的名将!

诸侯罢了歌舞,一个个前来恭贺刘备,部下夺关斩将又立新功。心中着实是不是滋味。这关东联军讨董,怎么就成刘备一个人的舞台了?他娘的,有完没完啊,出彩的事全让他一个人干了!

见众人嘴上打着哈哈

汉皇刘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诸侯入洛

,面上却是有些不好看。刘备脑子一转,便知为何。于是岔开话题,笑道:“大谷关既下,虎牢亦不久矣,我料徐荣、吕布等必然退兵。”

袁遗就哦了一声,饶有兴致的问道:“玄德何出此言?”

刘备道:“大谷即为我联军%∞dǐng%∞diǎn%∞小%∞説,所得,袁将军必然趁势而北上,到时南路大军汇聚于洛阳,既有袁将军坐镇指挥,又有孙文台这江东猛虎为先锋。徐荣与吕布岂敢放任自己后路被断?不久必有消息传来,徐荣吕布必然退兵三辅!而我联军入洛,指日可待也!”

袁遗一听有道理啊,自家堂弟袁术为南军统帅,此时胡轸兵败身死,更有何人可阻其入洛之道?一想到袁家子弟可以率先入洛,袁遗就不禁兴奋起来,看了刘备一眼,心道,你再厉害又如何?诸侯入洛第一人还不是我袁家人?

心中如此想,袁遗口中却是附和起刘备来,説玄德説得太中肯太有道理了。诸侯一听,纷纷举杯:“为袁将军贺!为我联军贺!”

刘备面带微笑,举杯一饮而尽。

回到营中,与荀彧议事,叹道:“文若,讨董之事,无以为继也。”

荀彧目光陡然黯淡,沉默良久,亦自叹道:“主公之言甚是,诸侯心怀鬼胎,人心散乱而不思汉德。一心讨董,欲匡正天下者,主公、鲍允诚、曹孟德、孙文台寥寥数人尔。然则鲍允诚才干不在军事,曹孟德新败,孙文台受制于袁氏……以主公一人之力,欲撼董氏,难矣!”

説实话,荀彧才智过人,早就知道讨董终成一场空,从传言冀州牧韩馥兴兵时召谋士言“欲助董氏、欲助袁氏?”便知道,大汉的士大夫们,大汉的诸侯们,早已经不把天子放在心里,放在眼里啦。想起大汉皇室泽被天下四百载,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荀彧便心中隐隐作痛。于是一直在欺骗自己,大汉还有救的,诸董必定是可以成功的。直到今天,刘备赤、祼、祼的捅破了这个美丽的泡沫。

刘备看着荀彧,这个大汉的孤臣,心中亦不好受。説实话,天下没有人比他更加向往太平盛世。这样的话,他宅在老家,耕读传家,或者为一州郡小吏,有着大把的时光陪母亲、夫人和孩子,如何不好?偏生让他生在汉末,这个颠沛流离的乱世。他不去争、他不去往上爬,死的就是他,就是家人,就是族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想起他自起兵以来,手中的人头滚滚,刘备又坚定了心神,暗道,可不能气馁。于是与荀彧道:“文若,无论如何,洛阳我是要去的。不到最后一步,我绝不言弃!”

荀彧感受到刘备话语里的决心,心中复又暖和明亮起来。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弃了大汉,不是还有主公这个希望吗?

刘备等接到捷报的同时,关内徐荣和吕布也知道了胡轸兵败大谷关的消息。此时两人便正于府中面面相觑。这消息太过突然,一时半会两人还难以消化。

良久,徐荣一声长叹,他与胡轸相识很多年了,想不到胡轸竟然这就样葬送在大谷关。真是时也,命也。

吕布狠狠一拍案几,怒气腾腾的道:“胡轸也太无用,竟然轻易死在张飞手中,简直是丢尽了凉州勇士的脸面!”

徐荣叹道:“不怪他,怪刘备太狡猾。”

也是,谁又能想到,刘备主力在此,竟然还有余力在伊阙、大谷两处伏兵袭关呢?吕布一念至此,又是怒火中烧,自己从军以来,所向披靡,只有在刘备手中,才连连吃憋。真是恼杀人也。

吕布脑子里全是肌肉,让他对阵厮杀,他毫无二话,让他拿主意,却是毫无决断,只能抓瞎。于是便问道:“徐将军,依你之见,我等是固守此关,还是撤兵西返?”

徐荣沉声道:“南方数关已失,已无人能阻袁术入洛,且相国已西迁。我等再死守虎牢,已毫无意义。到时袁术大军入洛,再遣一先锋断我后路,与关外诸侯相约夹击虎牢,你我亦免不了胡轸的一场!”

吕布想到自己和徐荣独守虎牢关,而关前关后,盟军铺天盖地而来,便不禁脸色一沉,道:“既如此,将军还等甚么,速速下令撤军便是。”

徐荣瞥了一眼吕布,心道此人虽然骁勇,却只可为将,不堪大用。诚为可惜。于是便道:“奉先勿慌,撤军之事我自有主张,须万无一失方可,不可冒然行事。”

吕布也知道自己能耐,想了想,算了,就让徐荣去折腾好了,谅他也不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孙坚在大谷关,被张飞热情招待数日之后,便与张飞道:“益德,我欲借道此关,挥军向洛,不知益德意下如何?”

张飞哈哈大笑,道:“将军乃我盟军,径自去便是,何复多言。”

孙坚也是哈哈大笑,谢过张飞。心中却是暗道,不先和你説下,我引大军到了关中,你要是突然翻脸来一下,谁受得了?

张飞心中也是在想,过关可以,不过我可得防着diǎn。你孙坚可不是什么善类,先后逼杀荆州刺史、南阳太守,当我没听説?

两人暗怀鬼胎暂且不提,却説袁术得了消息,言大谷关被刘备部将张飞所袭,凉州兵大败,主将胡轸身死。不由大发雷霆。在他看来,胡轸就是他的小弟孙坚打败的,然后却被张飞捡了个便宜。

当时袁术就要发兵攻打大谷关,却被部将陈兰、雷薄给劝了下来:“主公,刘备那厮可不是好惹的,且不説大谷关能不能打下来,就算打下来了,主公肯背负背盟的骂名与刘备撕破脸?主公,三思啊!”

袁术想了想,觉得爱将説得很有道理,背盟是小事,反正自己只要有兵有地盘,便不惧天下骂名。只是刘备挺难缠的,若是袭杀了张飞,夺了大谷关,只怕就是不死不休了。嗯,还是慎重,莫把天下英雄都推到哥哥袁绍那边去了。

不过,大谷关既然在盟友手中,借道入洛,应该没有问题了?当时被董卓吓得狼狈离开洛阳,袁术仍然耿耿于怀。如今能够再次入洛,还是带领大军而还。对于从小就生长在洛阳的袁术来説,简直就是衣锦还乡啊。

一念即起,袁术便迫不及待书信与孙坚,让他在大谷关相候,到时一道入洛。而这边,则留心腹大将陈兰镇守南阳。并淳淳告诫:“一定要小心刘景升,他既为荆州刺史,必不欲见我据南阳。”

陈兰胸一挺、手一拍,大声道:“主公且放宽心,刘表若敢来犯,某必率军为主公拒之!”

袁术得其保证,哈哈一笑,率了大军缓缓往大谷关而去。

张飞得了刘备指示,除了仍留周伟、黄蜀二将镇守大谷关外,也率军与孙坚等一路同行入洛,与严颜合兵一处,负责维护城中秩序,免得洛阳城中军队多了,又有那些目无法纪的人肆意胡来。

临行前,张飞説话算话,把数千俘虏给放了。每人给了diǎn钱和十日口粮,然后你们爱去哪就去哪。俘虏们欢声雷动,成群结队,出了关,一伙伙径往谷城而去。

周伟在旁边看着这些人远去的背影,心痛得咬牙道:“这群王八蛋,居然都不肯留下来,这么多钱粮啊!”

张飞笑道:“凉州人心齐,强留下来也没甚意思。虽然散去了一部分钱粮,不过胡轸所部辎重、这些俘虏身上的兵器、皮甲……不亏了。”

周伟转念一想,确实不亏,放了这群混账走,以后也不用自己的钱粮来养他们了。而且缴获所得,远远超出自己所付出的。于是心中平衡了。

张飞站在城头,山风吹过,衣衫猎猎,他负手悠悠想道,我兑现了承诺,放你们离去。不过,若是孙坚与袁术找你们麻烦,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虎牢关下,大雾数日,数日后,诸侯叩关,竟然发现关头守军全是稻草人,徐荣与吕布趁大雾之机,悄然撤军。如今虎牢关,竟然是一座空城。

虎牢不战而下,诸侯兴奋异常,从此之后,洛阳再无险阻,前路一片坦途。入关之后,诸侯迫不及待,只休整了一日,便率大军一路向洛进发。

而此时袁术所部前锋,离洛阳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长治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长治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长治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长治治疗睾丸炎方法
长治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