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转型与突破金融界走进上市公司专访孙德良财

发布时间:2019-07-09 17:05:08

“转型与突破——金融界走进上市公司”专访孙德良财经资讯

盛生意宝董事长兼CEO 孙德良 第一节 “所有的生意人必须关注三个东西” 金融界:从垂直专业站开发商到如今计划打造“中国最大的指数公司”,盛生意宝是如何考虑的?这种全新尝试的驱动力是什么? 孙德良:理论上讲,所有的生意人必须要关注三个东西,第一个是微观的一些变化,第二个是中观的,就指的行业变化,第三个是宏观变化。商品经济是宏观经济最主要组成部分,商品经济里面实际上只有三个商品,第一个商品叫消费品,老百姓都很熟悉,你每天要吃的用的这些东西;第二个叫工业品,就是在(消费品)生产过程当中使用的商品叫工业品,老百姓就不是太熟悉;第三个商品叫大宗商品,就是所谓的基础原材料,实际上商品经济是从这开始的。我们原来是做(中国)化工,化工实际上是基础原材料当中最重要的基础原材料之一,正是基于我的一个认识,就是对商品经济三个商品的认识,和我们(中国)化工的(数据)基础,我就在思考,能不能将基础原材料这个层面的几百个商品,把它管起来,价格数据管起来,然后出各种指数来反映经济的变化?因为理论上讲,你只要把最上面那一层把它管好,实际上你就可以监测出事物的变化,所以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打造了商品指数。 它首先是服务于产业,为什么呢?所有企业都需要关注原材料价格的变化,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其实很多的期货投资者也很需要这个东西,因为期货它的本质就是商品,因此每个期货投资者他必须每天要关注这个商品的现货价格,因此他们很喜欢。第三个,证券投资者也很喜欢,为什么呢,因为他在买卖股票的时候,可以根据商品价格的波动,来进行选股和投资。 第二节 “盛生意宝2.0时代我布了三个局” 金融界:一次次的转型、突破、升级,盛生意宝在您的规划中,现在发展到第几个“版本”?下一个“版本”核心点或路径将是什么? 孙德良:我把它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97年到2006年12月15号,我们上市那个节点。我总共用了九年的时间,当年起步的时候,起点非常低,梦想也很简单,起点就是两万块钱,梦想就是一年能赚五万,带着这样一个梦想,站在这样的起点上,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创办了中国第一个专业站叫中国化工,然后2006年底上市,我把这个称之为第一阶段,在第一阶段我觉得好象谈不上什么战略,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用我们的努力,和我们的智慧,最后完成了(发行)股票上市。 但是上市之后,我把它称之为第二个阶段,因为上市之后,我意识到一个企业要持续地发展,关键是战略,没有战略,你今天赚到钱,明天不一定赚到钱,明天赚到钱,后天也不一定赚到钱。我布了一个盛上市以后的三大战略,第一个战略就是我所谓的“小门户加联盟”,就是我要打造N多个这样的化工,然后把它联起来,联盟成一个站叫生意,也就是说在我这个战略当中我既有分的,也有合的,我统一了分与合,这是我布的第一个局。我布的第二个局是什么呢,我同样把“小门户加联盟”的实践用到了大宗商品里面,我打造了生意社,生意社到目前为止也应该在国内这个领域做到了认可度非常高的平台,这是我干的第二件事情。第三件事情,我还在想有一天我能够把我生意的用户和我生意社的用户能够联起来,让他们做交易,这就是我所谓的交易战,实际上我上完市以后, 06年底以后,我就一直在为这三件事在努力,努力,再努力,所以我说我布了个局,你要问我(现在盛生意宝发展到)几点零的话,那就是2.0,叫盛2.0时代。 金融界:2.0时代它的核心是什么? 孙德良:它的核心我觉得有两层意思,第一,我需要将每个战略都打造成功,第二,我需要将三大战略合三为一,三件事情合为一件事。 金融界:那这个合起来之后,您觉得盛它的核心点,或者说它的商业模式的价值将会在什么地方体现? 孙德良:我觉得合起来之后,其实关键问题是竞争门槛非常高了,你想想,我用了六七年时间,布一个局,我可以不赚钱,一般的企业,用六七年不赚钱,去布那么三个大局,你怎么布?实际上是它的竞争门槛越来越高。 第三节 “交易加金融将是电子商务发展重要方向” 金融界:如何看待当前国内电子商务行业格局?那些领域已出现泡沫?如果泡沫破了,什么样的企业会“裸泳”? 孙德良:我觉得电子商务理论上讲目前还处在它发展的第一阶段,就是过去的十几年实际上是互联或者叫电子商务发展的第一阶段,可能从今年开始,电子商务要发展进入第二个阶段,将进一步改变经济与生产,就是流通与生产会改变,我们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金融界:第一个阶段它的核心是什么,第二个阶段将怎么样去传承? 孙德良:第一个阶段实际上是让更多的企业接受了互联,去使用电子商务,比如说我要把这个产品卖出去(让购买者可以登陆到站上去看到),更多是一个展示。 第二个阶段是什么?实际上已不仅是使用,更多企业将是依赖,整个企业发展已经对电子商务形成一种依赖。什么是依赖?就是未来你所有的交易,可能很多的事情,都在互联上进行,都在电子商务平台上进行,你没有它你没法做了。 金融界:那用户的心理转变,会带来什么? 孙德良:我觉得主要可能会带来一些盈利模式上、商业模式上的变化,像一些电子商务公司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会发生改变,过去展示,特别是B2B,实际上大量的公司停留在信息的交流平台,但是在第二个阶段,其实大量的电子商务公司会变成不仅是交易,而且有金融。 在交易过程中,实际上融资行为是不可避免,势必就把金融拖了进来。也就是说交易加金融,从现在开始(已是)电子商务的一个重要方向。 金融界:您觉得目前这个行业,和您提到的健康行业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孙德良:当然了,目前同质化的程度多了些,但是差异化正在形成,正是因为有那么多的同质化,有些人就思考了差异化,我们就得思考差异化,如果你老是陷在同质化竞争,那你说你还有发展吗? 金融界:其实同质化催生了很多的泡沫,泡沫的形成不仅仅是这块,您怎么去看待当前的互联市场,因为很多声音认为互联现在是不是到了一个。 孙德良:泡沫市场。 金融界:对。 孙德良:那肯定的,就是说互联在历史上已经经历过一次泡沫,在2000年的时候实际上2000年,2001年,2002年这些都是在当时第一次互联大泡沫,目前这个阶段实际上是互联经历的第二次泡沫,这个第二次泡沫,实际上有几个原因,第一互联本身有原因,第二宏观经济本身也存在一个大趋势,世界宏观经济处在这么一个趋势,再加上前些年电商的泡沫,这两年电商泡沫就会刺破掉,我是这么看,目前阶段,你说电商出现了一些下行,也是正常的,为什么?就是因为同质化竞争太厉害,拼价格,到处是血拼,这生意怎么做?违背了做生意的基本规则,再加上宏观经济下行,再加上PE投资退潮,好了,都套牢了,正常。事物的发展总是要呈波浪形的,但是对互联这个产业的认识应该是叫中长期的趋势,应该很乐观,这个产业已经成为了对世界经济,对整个社会都产生深远和广泛的影响,这样的产业肯定是好产业。 金融界:目前来说,什么样的企业是泡沫破灭中的最危险群体? 孙德良:我觉得可能是前些年过热的领域。 金融界:那些? 孙德良:任何事情热过头了,就会变冷,叫物极必反,包括B2C领域,包括团购领域等等,还有包括那些目前还没有赚钱的所谓的互联的新兴领域,完全靠VC撑着烧钱的,恐怕都有问题。 金融界:当时盛也是在互联上一个寒潮的时代第一个盈利的公司,当前面对互联新的寒潮正在形成,或者说已经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您对互联公司有什么样的话要说? 孙德良:我觉得还是要做到几点,第一特别是目前还没产生盈利的,老是烧钱来做规模的企业要开源节流,应该延长自己能烧的时间,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冬天有多长,这是我的第一点建议,就是把烧钱的速度放下来,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冬天有多长,第二个,像我们已经盈利的公司,也要推动变革,因为你不能确保,你的盈利未来是否持续增长,你要开拓新的盈利模式,因为你不知道老的盈利模式还能持续增长吗。 第四节 “互联的本质就两个词” 金融界:转型与升级是企业永恒的话题,在当前的情况下,如何定位盛生意宝?如何看待对手? 孙德良:盛我觉得在交易和金融领域,我们也肯定是先行者之一,我们在积极探索着电子商务第二阶段的发展,我觉得在第一阶段我们取得了成功,在第二阶段,我相信在第一阶段的基础上,再加上我们的努力和我们的智慧,我们应该能在电子商务的第二阶段,能做到一个成功的先行者。 金融界:怎么去定位这个行业的对手? 孙德良:行业对手,我是这么看,其实对手到处都有,而且也只有有了对手,才会逼着你去思考,去创新,去做出与人家不一样的东西,如果没有对手,这个行业就不会前进,这个社会就不会前进,因此竞争是社会发展,行业发展,企业发展的根本原动力,所以我觉得竞争是很正常的。 我们也尊重对手,对手有比我们更大的,也有比我们更小的,我们尊重比我们大的对手,我们同时也尊重比我们小的对手,我们创造一种公平竞争的环境去推动行业发展,每个企业之间大家都有些差异,既有交集的地方也有差异的地方,应该做到这样,整个行业你有你的优势,我有我的优势,这个行业就进入了健康发展的阶段,如果大家都处在同质化的竞争,最后的结果就是把行业做得很糟糕,你说是不是?我希望是一种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的差异化竞争,才是行业健康发展之本。 金融界:您刚刚也谈了行业的发展看法,包括一些范围内的问题,同时其实现在像这种移动互联的新趋势出现,在整个这些全面复杂情况下,您觉得会给盛带来什么样的挑战? 孙德良:很多互联新的理念,新的概念,层出不穷,但我一般不去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它的本质,因为在我看来,互联的本质实际是蛮简单的,实际上就是两个词能解决,第一个就是分类,有了互联能够让你很好地对事物分类,分类完了以后干嘛呢,咱们共享、分享,实际上互联的本质就是分类与分享,你只要抓住这个本质,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变,抓住本质,设计好你的战略就可以了,所以我对这些新的玩意,新的概念,我觉得不要有太多的,要了解,但是你的战略,有的时候不能随这些新东西老改变,你只要抓住事物的本质。说实话移动互联出来,它的本质还是互联,你说出现什么微博什么东西,它的本质就是我刚才讲的分类分享,你不管怎么样的新概念,新事物,它的本质就是这两个词。 金融界:在您看来,这种应用方式上的变化,不会对盛带来冲击? 孙德良:是的,因为我的战略实际上已经老早定好了,无非就是新事物来的时候,我怎么样稍微做个调整就行。 第五节 “管理中最关键的是团队如何正确认识自我”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现阶段的公司管理?您觉得最重要和最需要警惕的分别是什么? 孙德良:还是我们团队的认识最关键,我们这支队伍怎么能够正确认识自我这个太重要,有时候我说做个董事长不容易,你不仅要定好战略,而且要面对公众,而且也要面对团队,这个战略虽然定好了,如果没有团队去执行,那也是白搭,我倒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团队的认识,管理,团队的思想管理。 金融界:再细一些的话,怎么样让上下‘激情澎湃走楼梯’?这个还在继续吗? 孙德良:是的。 金融界:那怎么样去贯彻它? 孙德良:我就觉得第一,大家要对我们所制定的战略坚定不移,相信我们的战略是正确的,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要用‘激情澎湃走楼梯’的这种理念去实现这个目标,你不要说我今天提出个目标,有的人希望明年就实现,你做不到的,你一定是激情澎湃一步一步往前走,等到有一天我们实现了。所以我就觉得第一,大家要认准你这个方向对不对,就像共产主义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但我们的发展却是一步一步往前走,不要一步就想到共产主义,做不到,是不是?实际上道理是相通的。 金融界:在管理中的一些难点和困惑有吗? 孙德良:困惑我还是觉得源于认识,你只要认识到位,说实话困惑也就解决了,99%的困惑都是来自于认识两个字。我就觉得第一是我自己的认识,要到位,我不能在困难面前受到外围的诱惑,让我的认识发生了改变。我的认识很简单,就是我要带领队伍去实现我们的梦想,我有这份,这是我的,这个认识不能变,如果这个认识变了,那公司就危险;第二个,我们团队的认识,一定要坚定不移,不能遇到困难你也改变,不能遇到外面的诱惑你也改变,那就出问题了。外面的诱惑很多啊,你说是不是。 金融界:怎么样从刚开始可能也会很迷茫,怎么样就这么(越走越)坚定了? 孙德良:我还是强调下我在楼梯口贴的那句话,叫‘激情澎湃走楼梯’。这句话其实对我整个人生影响太大。这句话,至于怎么得来的?2001年的时候,在偶尔一次开会的时候,我突然提出这么一个观点,就蹦出来这么一句话,为什么蹦出来,可能内心认识到了这个程度就蹦出这句话,叫激情澎湃走楼梯,就这句话。我是有这么个解读:走电梯很快,万一掉下去呢,就掉到负一楼,你就没有机会了。但是我走楼梯,我从一楼到十二楼,我一不小心掉下去,十二楼跟十一楼之间有个平台,我顶多是个骨折,我休息三个月,我又可以东山再起了,所以我说‘激情澎湃走楼梯’才是真理。当然这句话还有另外一个解读,是什么呢,走楼梯是一种理性,激情澎湃是一种感性,其实一个持续的成功者,它需要两种东西,第一种是理性,第二种是感性,这两者之间你怎么样能够在你不同的人生阶段,和企业发展阶段,把握好一个动态的度,这是关键,如果你光有感性,年轻的时候,一拍脑袋干这个,明天干那个,好了,你怎么能干得成?脑袋一拍,明天就干,很感性。还有一种,顾虑太多了,就过于理性了,想想这个也有难度,那个也有难度,东考虑西考虑,考虑了五个月还没考虑好,机会就过去了。实际上你光有理性,或者光有感性是很难成功,一定是把这两个东西结合起来,而且你要把握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企业的不同阶段,这个度是在变化,就像天平,这边是理性,这边是感性,你这个天平的砝码怎么样随着你企业发现展变化,和人生的不同阶段来调。 金融界:这个调码的原则是? 孙德良:调码的原则,要是企业越大,你的调整幅度越灵敏,不要随便调,比如做战略,不能像小时候你今天搞个战略,明天搞个战略,那还了得,战略不能年年定,企业越大,砝码要拔得越谨慎。 第六节 “盛生意宝在二次创业” 金融界:如何看待今年的业绩情况?未来在盈利和投资者回报方面有何举措? 孙德良:我是这么看,今年以来,整体宏观经济形式在向下,在这样的宏观经济形式下,我们能够取得与去年相对略有增长的状态,我觉得也很不容易了,至于未来,我和我们的团队是充满信心,一如既往地去努力,我自己的认识是,我们在二次创业,我希望二次创业能够取得第二次成功。我把我创业分为两个阶段,就是从97年两万钱开始,我用九年干成一家上市公司,我希望我的第二次创业,从2007年开始,再过个九年,我又一次取得了成功,那我就可以退出江湖了。 金融界:那上次成功标志性事件就是上市,那这次成功在您自己看来,标志性事件将是什么? 孙德良:标志性事件就是把我们这个企业从现有的小强,我把它称之为小而强的,因为它规模不大,但是它很强,叫小强,我希望二次创业成功的时候,我们能够成为一个中强乃至大强的公司,你说呢,这是我们的目标。 金融界:那这个中强和大强肯定要有个基数去支撑的。 孙德良:我知道,由于我受到交易所的培训,我不能够把中强和大强来进行量化,我要是讲了,投资者套牢了,我不是违规了吗?我只能这样告诉大家,我们在二次创业的路上,我们队伍始终在努力,我们没有停止奋斗。 每一个做企业的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变。特别是在宏观经济下行的时候,人们思考变革的欲望会更加强烈。一切向上的时候,咱们就不考虑变革了,每天这样增长多高兴啊,但是当整个行业,或者出现下行的时候,大家都在考虑变革,你要这样变,我那样变,大家变革不一样,不一样就形成差异化,咱们不可能变到一起去,变到一起去可能性不大。 金融界:对于盛来说,变到一起的可能就是并购了。盛未来有无并购的考虑? 孙德良:当然了,如果有这样合适的对象,我们也不排除,关键是合适的对象,做企业我觉得你去并购,你要考虑,你为什么去并购它,你要想明白,这个它有道理,如果你没有想明白,只是为了把公司拼拼大,这样的并购是没有意义的。(并购)就是你把它并进来,对你的战略到底有怎样的帮助?你必须要想明白,第二,说实话,那怕并一家企业对你战略有用,未必能够成功得了,并起来容易,但并起来之后呢,那真难,你去看看,互联产业的并购,十桩并购,九桩失败,所以说并购是要做,但是你要考虑清楚,为什么要并购,并购完了以后你又打算怎么办。 金融界:您刚才说盛现在处于小强的状态。 孙德良:是的。 金融界:要再用一个九年到中强乃至大强,其实时间也很紧迫,刚才您也说了,并购不会往核心外的产业去扩。 孙德良:是的。 金融界:那我还是有个疑问,就是不往核心之外的产业去扩,它的基数要做大还是很难。 孙德良:我是这么看,只要我的战略布局到了,它的盈利模式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商业模式将会发生巨大变化,当我们的战略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的商业模式发生了变化,当然老的(商业模式)我们将继续做好它,新的商业模式产生了,新的盈利模式产生了,这个时候我们能量就出来了。 第七节 “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融资” 金融界:您如何评价资本的力量? 孙德良:我曾经去做过个报告,我就讲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叫榜样的力量无穷,那年我们刚上市,我就发表了个观点,叫榜样的力量无穷,为什么,我们树立了榜样,最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果真榜样的力量无穷。第二句话,思考的力量是永恒的,其实你要一个企业持续发展,得有思想。第三句话,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资本的力量非常大,它是促使团队前进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金融界:对盛来说,下个阶段怎么样去考虑对资本的再次应用? 孙德良:我觉得这些年来,我们除了IPO那个时候,我们筹集了一笔钱,其实那个钱不多,我们发行的时候,市盈率不得超过20倍,那个时候,除了那个时候我们筹到了一笔钱以后,我们就没有筹过钱,而且我也觉得可能未来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目前没有筹钱的想法,因为我们现在的现金储备还是够的,你筹那么多钱,得有那么多事(来用),就是说,我现在的几大战略,我觉得我们现在手中掌握的那些钱已经能够去推动我现有的事,我就没有必要再去筹钱。你说呢。 第八节 “中国服装(000902)力争上市的方向没有变” 金融界:中国服装的创业板上市规划是否还在推进?阶段如何? 孙德良:其实这里有个小插曲,中国服装当时我们并进来的时候是控股的,我们控了51%股权,但是我发现控了之后,就有可能出问题:(经营)团队失去了原动力,原动力没了。随后我思考,我不能控它,我又选择了成为第三大股东,就是把第一大股东让给了团队,这样的话,团队就有了梦想,带着这个创业板的梦想,他们一直在努力当中,我也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取得成功,只要他们坚持住。 金融界:现在距离创业板几个硬性条件,比如说盈利等等还有多远? 孙德良:那我估计还有段距离,还需要一些时间,因为上市其实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是个漫长的过程,我就觉得很多企业创业者有个心态很重要,比如说刚创业的时候,其实不要去考虑上市那些事,要考虑我什么时候能赚钱盈利,什么时候能赚到一百万,什么时候能赚到两百万,到那个时候再去考虑上市,赚到一千万两千万再去考虑,不要一开始就考虑,很多创业者一成立就想要上市,那这个企业肯定有问题,为什么?它一年后不能上市,两年后不能上市,三年后不能上市,他自己的战斗力意志就没有,想想上市那么遥远,怎么做,实际上我还是建议创业者不要老想着上市的事,上市要讲究水到渠成。 金融界:中国服装现在一些上市,比如中介机构已经入场了没? 孙德良:那倒还没有,还有段距离。但是第一他们的方向没有变,第二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离创业板还有一段距离,应该是这样。 第九节 “资本要发挥好力量关键是要扎根产业” 金融界:当前中小板、创业板上市企业应如何体现高成长是市场热议点之一,您对此如何看待? 孙德良:我觉得资本的力量关键还是要扎根产业。你作为一个老总,实际上我觉得要考虑两件事情,第一是产业的事,第二是资本的事。但是在我看来,产业还是根本,资本是一个辅助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但有的企业本末倒置了,每天想的是资本的那些事,闯祸了。所以我还是建议产业是根本,资本是一种辅助手段,能够推动你产业的发展,应该是这样,不要过度地使用资本的力量,要用但是不要过度,要想也不能过度,你每天想着资本,那就闯祸了。资本是个双刃剑,你说是不是。 金融界:中国的资本市场,特别是中小板、创业板它们在创立之初,其实大家对比了美国的纳斯达克,大家就在想,什么时候中国可以出现像微软这样的在中小板成长起来的企业,您怎么看待? 孙德良:这个我是这么看,中小板也好,创业板也好,它的发展总是有一个过程,人家的资本市场走过了多少年?我们的市场,中小板,创业板才走过几年时间,大家老百姓也不要老期待着中国中小板创业板什么时候能走出一个微软,带着这样的梦想和期待,实际上也是不现实的,你说是吧,你要是中国出现一个微软式的(企业),或者出现一个苹果式的(企业),有的时候也是要水到渠成的。 金融界:什么样的企业有可能呢? 孙德良:肯定是在新兴行业,在新兴领域当中,有可能出现,老的领域,老的传统行业当中(基本不可能),在新兴行业当中,(目前也)只能说有可能。 金融界:这个可能点会基于理念,产品还是? 孙德良:我觉得可能还是要基于新的模式,新的技术,新的模式与新的技术(结合),才有可能诞生出这样的公司。

怎么自己做微商城
拼团小程序多少钱
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