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碎翼龙袍 第五章 夜双狼

发布时间:2019-09-25 13:28:06

碎翼龙袍 第五章 夜双狼

记忆里有着太多血色在流淌,以至于深夜的幕布下都透着血色的光芒。

窗外是漆黑的,没有月光,更没有什么繁星diǎndiǎn。

龙虹觉得眼睛好湿润,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前就是漆黑得让龙虹害怕,他紧紧地闭上自己的眼睛,又奋力试图睁开,只是总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环绕在他的眼眶,无法消逝。

龙虹看不到的屋外,本是漆黑的夜里,却静静地升起了一轮金盘,月亮完全显露的时候,龙虹的心中却是纷扰一片,诡异的夜色下,龙虹总感觉传来似有似无的狼嚎声,似乎是在静静召唤,也似乎是在尖利的警告,才十二岁的龙虹强压下心中嗜血的,却无人知道,那xiǎoxiǎo的瞳孔深处,有一片血红逐渐涌出。

躺在床上的龙虹心中却不由涌上一股伤感,鼻腔酸酸的,一不留神,似乎是流下了眼泪,用手背轻轻拭去,却越涌越多,越擦越多。他不得不打开台灯,灯光下,他看到了那所谓的“眼泪”。

入目之间,尽是鲜红,惊呆的龙虹却离奇的停止了哭泣,一抹邪笑映在嘴角。身边有一把紫黑身形的短刀,他轻轻用手指滑过刀刃,鲜血如注,却近乎全部的进入刀刃,他抚摸刀身,笑容愈加邪异。

“时隔多年,黯灭影刃,还记得我这半废之人?”

异象突生,屋dǐng出现了龙虹稚嫩的身影,对面不远的天台之上,狼嚎声起。

“嗷呜—”对面天台上的影子

碎翼龙袍  第五章 夜双狼

,玲珑精致,定然是美人无疑,只是可惜,表情冷傲,似乎是没有表情的冰人一般,实在是难以令人产生什么念想,只是这种表情,却是令人害怕的,恐惧而无情,虽是女人,却冷过寻常人,必定是血雨腥风中走出来的怪人。

“这么来见我,是想要我彻底毁灭么?”

可惜,回答却是无尽的沉默,夜深天静,不远处却有几声狼嚎,在夜空中愈加清晰入耳,令人心有凄凄然,仿佛是心底深处的一根古弦被拨动,悲凉在夜空中静静地回荡,直入云霄。

那女子轻轻扬起了手中的长刀,月光映下反射出闪亮的影子,刀身修长却不失厚重,薄如蝉翼,锋利如芒,横划而过,身形随之暴射而出,直冲龙虹而去,龙虹手中的黯灭影刃随之微微颤抖,似是激动,又有愤怒,这曾经共同征战的袍泽。如今却兵戎相见。

“黯灭影刃的灵还在,已然表现出了出离的愤怒,寇塔娜,你不愿意説diǎn什么吗?”

“你配用那把神器?真是讽刺,那时的风光和魄力却聚集在你这半废之人,那百千虚伪的老家伙如今睡着了都会笑醒,你的其他六位兄弟呢,你关注过他们?你的轮回之路没有阻碍没有磨难,是那些家伙念在你昔日征战的劳苦,没有特别的惩罚,而其他人呢,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们饱受摧残?”

龙虹脸上的轻佻更甚,手中不断颤抖的影刃却表现出他心中的不平静。

“那么,你是来干什么呢?为民除害,还是在失望之后赶尽杀绝,亦或是心存死志,拉上我去垫背?在这天地之间,我不惧任何人的挑战,而且,我是对的,永远都是,你若想战,那便战,就算我半废那又怎样?”

女子声音空灵之中有一层血腥之意,却在听到这段话后再也无法古井无波,只能咬牙抽刀而去。

龙虹轻闭双眸,与天地融为一体,面对那强势冲来的刀光,静若处子,眼角却有鲜血流过。“嘀嗒”一声落在地上,成为一汪xiǎoxiǎo血泊。

拔刀横于身前,挡下那冲来的刀身,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伤势,吐血暴退向后,抬起头来,不由浮出一抹苦笑,这具身体的力量,还依旧是太过弱xiǎo,,实在难以用出什么强大的力量,只能被对方死死压制着,没有丝毫逆转的样子,险象迭生,稍有不慎便面临倒下的危险,终究是被步步压制,难以抗衡。

屋dǐng的一片太阳能热水器,不知哪家的漏了水,哗哗流出来。

屋dǐng之上的拼杀紧张却不公平,交战双方却是尽力将声势降到最低,不愿损毁屋dǐng上的任何东西,倒也没制造出什么大的动静。

龙虹的身体已经再也支撑不了这种长时间的战斗,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狼嚎,震压周边所有的声音,随后,狼嚎声此起彼伏,充满了兴奋,充满了渴望,那是遇见王者才会发出的声音,而那边的寇塔娜,却也是抑制不住地随之长啸,是夜,狼嚎震天,而龙虹竟是慢慢闭上了眼睛,横刀于胸,空气发生了波动,震荡空气直击龙虹,龙虹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周围出现了一个个黑衣身影,围圆而立,圆心正是龙虹,满脸鲜血却紫气升腾,瘦xiǎo而稚嫩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肃穆,空气微微一滞,却见龙气冲天而起,直击苍穹。

“那时你可以将我赶下那片土地,我便可以反你,如今,你更不可能令我臣服。”龙虹仰天咆哮,龙气的脉络遍布全身,高傲而寂寞,时间便定格在这诡异的一幕,一圈黑衣人在一黑衣女子带领下,却共同拜于一稚嫩儿童。

龙虹抬头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无法站立,即将摔下高台,然而,一个白衣儒士从后面抱住了他。

“堕天使一族的人来到了这里很久了么?倒也算是有些本事,去吧,离开这里,为你们的王者收集情报,远胜过在这里鬼哭狼嚎,没有什么能力和人脉,终究是会一事无成,你们将是他的第一把棋子,布局天下的路,也就从你们开始了。

黑衣人正欲出手,却被寇塔娜拦住,向他们diǎn了diǎn头,便各自离去了,而那实力不弱的女子,却对白衣儒士抬起了刀刃,白衣儒士大笑出手,轻抚刀身,再难进分毫。

黑衣女子提起刀,看着眼前的白衣儒士,“轩辕?慕容?还是南宫?”

“跟路西法一起轮回的人里面,你应该就是比较早到达的了,寇塔娜,看起来你自以为你很清楚这里的格局?”白衣儒士松开了手,寇塔娜也知趣的收刀垂手,白衣儒士看着天边的闪电,开口道,“不要自以为是,你们有着暗狼给予的血脉帮助,龙虹也有着龙脉的保护,但是,很多时候,真正的威胁都不会是你们所能清楚了解的,见过他们出手的,都会发现自己是怎样的井底之蛙。我不属于这些家族,但是比我强大的,一双手是一定数不过来的。事实上,他,要比我强得多。”。

“他?”寇塔娜重复了一声,但白衣儒士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边。

天边的闪电依旧在咆哮着,仿佛是要挣扎出天空的束缚,靠在白衣儒士身上的龙虹嘴角的血迹不知不觉中消失,在闪电的照映下愈发苍白,不过好在呼吸平稳,似乎只是睡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路西法会选择他,我的出身注定了我稍微了解你们那里发生的一切,亡灵帝国跟炽天使大军的合作以及那一场圣战,虽然我一度认为那些都只是传説,但直到我在梵蒂冈遇到了大哥,我才真正相信了那些本不该出现的东西。”白衣儒士微微叹了一口气,“説实话,龙虹的未来,很累,甚至,比我和大哥都要累。”

“他是我们的王者,是龙脉的选择,那就意味着,他同样是亡灵华夏的领袖,我们对他的尊重,崇拜,曾经一度支撑了我们的全部,他会累,但他也会感受到我们对他的臣服,他告诉过我,每一件事都是一种选择,他选择了辉煌和成就,选择了领袖和王者,那就是选择了疲惫的生活。”寇塔娜似乎是有些激动,难得的説出了这么多话。

“不只有尊重和崇拜吧,”白衣儒士突然戏谑的看着她,“还有堕落天使不xiǎo心产生的爱恋吧。”寇塔娜的脸颊居然略微发红,但她没有辩解,只是简单的diǎn了diǎn头,“所以我要杀他,从皇出现开始我就知道他的存在,皇和龙主都已经陨落了,但是他们的灵魂骨干都出现在这个孩子身上,而且以他们的高傲,宁可选择屈居他的灵魂压迫下也不愿夺舍,我真的很不甘心,不甘心皇选择臣服的人会是那样风流才子的模样,如果他依旧这样的话,在他灵魂觉醒被教廷发现的时候,他还是要死,而且会死在那些走狗手里,我不允许我心爱的人死在他曾经不屑交手的蝼蚁手中,所以我决定自己动手,让他死,然后,我陪葬。”

白衣儒士diǎn了diǎn头,没有再多説什么,自言自语道,“如果有一天,龙虹遇到致命的威胁,我会出现,即使代价是我的生命,如果以后他看到我,毕竟还是要叫我一声叔的啊,这可是大哥的血脉。”

寇塔娜愣了愣,“叶尘?”

白衣儒士没有回答,却是看着寇塔娜,“同样,我希望你也能用生命去守护他。”

看到寇塔娜diǎn头,白衣儒士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看着寇塔娜远去的影子,儒士伸手解除了对声音和视线的封印。

天边,电闪雷鸣,儒士望了望天,喃喃道。

两只xiǎo狼,却狼嚎变天象。

郑州和康医院能用医保吗
郑州和康医院看病如何
郑州和康医院收费贵不贵
郑州和康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郑州和康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